当前位置:首页 > 领导讲话

王振耀司长在全国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年会上的讲话

来源:   时间:

(2009年4月)

  同志们:

  全国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成立,是中国社会福利界的一件大事。因为在座的各位有各个界别的,有福利界的,有理论研究的,有实务操作的。在实务操作方面既有儿童福利又有老年残疾人的福利,又有精神病院的,(既有国办的又有民办的)。这在福利界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这个组织结构也好,主任委员是七个,两个秘书长,加一起是九个,这九个人的代表性也很强,既有理论界的同志,又有地方的同志,有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的同志,又有老年科研中心的同志。

  今天讲话前我专门思考了讲的题目,我定的题目是:要建立现代化的中国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我的中心是想谈现代化的标准体系建设问题。谈三点意见:

  第一点:当前全国的社会福利服务体系建设需要一场标准化的革命。这是我到福利司以来的突出感受。我们的福利服务体系建设是需要一场标准化的革命。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个成就不是用形容词能说得明白的。我要说数据的话大家都会想到。1982年,中共十二大耀邦同志的讲话中提出来,到2000年我们工农业总产值达到28000亿元,后来我们把指标修改了,修改成GDP(国内生产总值)。到2000年我们的GDP是接近10万亿元。原来讲翻两番,尽管有物价的变化,但是到了2000年,人均GDP按那时候的美元的汇率也到了1000美元。大家知道,用了20年达到1000美元,这速度在世界上是很少见的。2008年GDP达到30万亿元,从10万亿到30万亿用了8年,用30万亿除以14亿人口也都超过2万元,人均也过3000美元了。大家会说这数据和我们有什么用?其实数据里面有管理的含义,有福利的含义。3000美元是全世界衡量国家发展水平的基本指标,说明你达到中等了,不管你偏上偏下。国家统计局给我们定义的是中等偏下,所谓管理的含义,你用一千美元时期的手段管不了三千美元的发展水平。在一千美元形成了的说话做事的习惯,到了三千美元适应不了了。适应不了就不太会管理。我认为应该有两个转型,一千美元以下的时候管的是人,管理主要是管人,思想政治工作做好,社会就能够稳定;但到三千美元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管人管住了,但物管理不好,就会出更大的社会矛盾。这方面大家都有体会,特别是三聚氰胺,我们对三鹿奶粉事件的反思,那些当事人可能是非常好的人,尽管他们被判刑,但他们确实曾经是三八红旗手,人大代表,但是物没有管好。牛奶里加了很多三聚氰胺,最后丢官了。这是从管人到管物的一个转变。另外一个过去我们是提供某一方面的服务,现在需要提供多种多样的服务,特别是直接的服务技术。这个社会不再是过去要求的简单的为人民服务理念,现在提供的服务是非常具体的,这也是要转变的,服务必须是有技术化的,没有技术化是不行,管理的太粗放了也不行。现在个别的老年人在家就过不下去,非要到养老院。养老院的条件不好,或者出现问题,舆论马上就忍不住了。在人均GDP一千美元的时候,连吃饱肚子都没有,年龄老些的同志都知道,买一盒火柴、自行车、手表还得走后门弄到票,那时候谁敢说服务技术不好,做梦都不敢想。现在是弄不好网上就批评。这就是发展水平整体上的提升,我们现在有两个不适应:一个是管理上不适应,一千美元以下的管理方式渗透到我们每一个地方,另一个是我们的公共服务严重短缺。现在西方国家,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人家已经做过的事,我们到现在都不敢想。前一段我们到巴西去,到联合国组织的交流艾滋病防治的经验特别是关于儿童福利方面的经验。我们有几个省市经验比较好,专门介绍我们的“四免一关爱”包括河南给孩子200元的经验。头一天介绍人家中央政府的官员很客气,瞪大眼睛觉得我们很奇怪。第二天给人家地方政府的人介绍,人家可憋不住了。说为什么要给这些儿童四免一关爱,我们说要以人为本啊,我们的发展水平提高了,刚开始我们还觉得我们回答的还可以,后来人家再接着一问:那别的儿童就不免么?我们就不好回答了。人家说我们巴西二十多年前就看病什么都免了,不光是儿童,是所有人看病都全免费,没有要钱的概念。我们又问你们义务教育实施多少年啊,巴西人问什么叫义务教育,我们说义务教育就是上学不交学杂费。人家说我们大学教育都不交钱啊。这是巴西二十多年前的情况,现在人均GDP是六千美元。大家想一想,他们做的我们现在都不敢想,这个社会福利社会政策的差距非常大。我们往往认为国情是人口多底子薄,但是日本1947年就定了《儿童福利法》,后来制定了《残疾人福利法》、《老年人福利法》。不到一千美元的时候,日本六个法就基本定出来了。我们到现在都没有一部这一类的法,我们现在只是谈“权益”,老年人合法权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时代的发展水平已经到需要社会政策、社会福利制度的建设快速急速发展的阶段。

  另外,标准化问题是现代化社会问题,亟须引起重视。没有标准化,就没有现代社会和现代福利制度。大家知道要维系现代化社会的运转,就必须要标准化,没有标准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大家常常说现代化就能想到物质文明,各种各样的服务和技术,但是现代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不能简单的按照人治办法来管理国家。因为各种元素太复杂,需要系统的标准化建设,这种标准化的需求,渗透到每一个方面,渗透到每一个零部件的标准化,最后渗透到管理和服务每一个的细节。一个现代化的社会,没有这些技术标准的管理,客观上没有办法正常运转。这是我这么多年关于标准问题的的深刻感受。我们进入了一个中等发展水平,但标准是严重滞后。各行各业的安全标准都严重缺乏,即使有了标准也是要求,具体可操作性不强。在经济水平低下资源短缺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到了提高生活质量的时候就不适应了,就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安全事故。而只要有了标准,我们就能很好地协调现在各种要素,行政的、机械的、服务的、人员的要素就好做了,但如果没有标准,没有程序,仅仅靠领导的重视是管不好的,也管不了的。

  拿我们福利界来说,近些年已经到了快速发展的时候,政府加大对老年福利服务机构、精神病院的投入。国家要划拨几十个亿投入到各种各样的养老示范工程,老年福利中心精神病院建设等。大家想一想,我们这些投入有哪些系统标准呢。我坦率的说,多个领域没有标准,所以出现了很多情况,有的专家说你们个别儿童福利院马桶用的是大人的马桶,实际就是缺乏细致的标准的问题。现在基层的地方的同志都向我们伸手要标准,各种护理程序,而标准的严重缺乏是制约我们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令人高兴的是,我们今天终于建立了一个全国性的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这样一个委员会是规格高的、综合素质非常强的委员会,就我们人员来说完全具备了建立现代化的全国社会福利服务标准的条件,在座的46位专家决定了中国社会福利服务事业的建设水平和进度。你们的担子很重,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点:要把现代化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建设摆在一个重要的战略高度。这方面想你们都做出了规划,要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我看了你们起草的这些标准,从实际需要来看,包括基础设施的建设标准,服务的器具器械标准,服务的标准、管理的标准、评价的标准等。目前,我们对基础设施和器具器械的标准规范得不够,还做得不好,个别的还有缺陷。我参观的养老院康复器具就没有硬性的规定,所以需要在标准建设方面具体化、系统化、动态化,用发展科学的眼光来审视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建设,充分提升标准化建设的地位。前些时间我们起草儿童福利院供养标准的时候坚持认为要罗列出来孩子们到底需要哪些,这样就容易减少一些争论。结果就列出了上百项,不具体就提不出问题,提不出问题就不好管理。还有就是定标准的时候要有现代意识,总体上我们还是缺国际标准化的知识。我们要为老年人、儿童、残疾人提供直接性的服务。在座的46位同志你们要多看看外国的,剖析一下他们怎么研究人的需要并形成规范的标准。

  第三点:就是要建立一个权威的工作型的全国社会福利标准化委员会。我们这些年是有一些标准的,但整体上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小标准;第二个是死标准。“小”是说一些标准有很少条目,覆盖面很小,有的标准很空泛,还只是一些口号。第二个“死”是说标准发完了之后是两张皮,标准是标准,日常管理是日常管理,大量的日常行政活动还处于领导讲话,会议造势,标准没有权威,并不是日常操作的规范。我认为一定要建立标准的权威,一定要让标准成为最高准则。要实现整个国家的现代化标准建设,才是真正实现现代化。大家有标准了,关键是要让标准成为活标准,不能行政管理两张皮。在这一点上看世峰同志是费了很多心思的,包括秘书处的设计,包括工作班子的组建都是很有水平,很有智慧的。我建议你们这46位,要形成一个工作机制,成员要有经常性的联系和探讨,形成一个工作型的网络,形成经常性的联络;标委会要积极参与前期的社会福利规划以树立其权威地位;标委会首先应制定出简要的一般性标准,再精雕细琢细化标准,逐步完善全国的社会福利服务的标准。另外我觉得在工作方式上一定要注意和行政管理融合起来,做规划要融合,做建设要融合,做管理要融合。比如养老机构建设规划和标委会就要联系起来,要设置一定的门坎,做基础设施也好,做建设也好,要派标委会的人检查,要有权威性,千万不能成为一个道德口号,要激活它,要有人,秘书处要做成一个非常积极的秘书处。

  我在救灾的时候,就是反对仅仅事后追究责任。事前要定好标准可以避免很多矛盾,比如救灾款,规定多少个小时必须拨到地方,你的工作组24小时就得进入灾区。定好了制度和标准就不容易犯错误,应该事前建立标准。标准要具体入微,规划的时候要有标准,中间实施的时候要有标准,我们标委会的人要去考察标准,要养成贯彻标准的风气。再者从制定标准的策略上切不可把标准过度神圣化,以至一年制定不出一份标准。要有战略,比如北京、天津儿童福利院和上海养老系统的一些标准,加加工先出来成为国家标准试行,先把空白的填补了,以后再慢慢精雕细琢,不要把标准空白着,与其空白着出现事故,不如先制定简要的,逐步完善。我相信世峰同志是个很好的主任,在他的领导下,在各位副主任委员、委员的配合下,在人事司、社工司的具体指导下,我们这个标委会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在中国社会福利界真正起到推进器的作用。13亿人的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建设就拜托你们46位了!

  (根据讲话录像整理)

  


打印
【相关报道】

关于中国社会福利服务机构标准化建设的工作思考2009-04-22
王振耀司长在全国社会福利服务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年会上的讲话2009-04-22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查看评论]

版权所有、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维护管理:民政部信息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5025147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